DD_belatedPNG.fix('div, ul, img, li, input , p, h1, h2, h4, h3, span, a'); var showeffect = ""; {showeffect = "fadeIn"} jQuery(document).ready(function($) { $("img").lazyload({ placeholder: "/style/grey.gif", effect: showeffect, failurelimit: 10 }) });
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网络

旗下栏目: 军事 教育 体育 网络

跨国网络卖淫案告破:科技公司当幌子 349人涉案

来源:未知 作者:jenkin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4-01
摘要:在公安部的统一指挥下,深圳警方近日侦破一起特大利用网络微信平台跨国组织卖淫案,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349名,扣押冻结涉案资金及财物合计3千2百多万元。 2017年9月,深圳市公安局接到公安部交办的专案线索,要求对一起在马来西亚利用网络微信平台组织国内妇

  在公安部的统一指挥下,深圳警方近日侦破一起特大利用网络微信平台跨国组织卖淫案,抓获违法犯罪嫌疑人349名,扣押冻结涉案资金及财物合计3千2百多万元。

  2017年9月,深圳市公安局接到公安部交办的专案线索,要求对一起在马来西亚利用网络微信平台组织国内妇女卖淫案件立案侦查。

  接到线索后,深圳市公安局立即组织专案组,运用各种侦查手段开展侦破工作,经过3个多月的缜密侦查,一个以湖南籍的李某、刘某为首的跨国犯罪团伙逐渐浮出水面。

  深圳市公安局治安巡警支队副支队长蔡承荣:这个犯罪团伙在湖南长沙遥控指挥,在境外的这个马来西亚,利用互联网、微信来具体操作,组织大批的卖淫妇女,向我国境内进行卖淫活动。

  专案组初步查明,犯罪团伙从2015年开始,先后搭建了5个组织妇女卖淫微信平台,大肆进行违法犯罪活动。这个犯罪团伙结构复杂,人员众多,为逃避国内警方打击,逐渐将窝点向马来西亚转移。2017年12月上旬,公安部治安局派员率专案组赴马来西亚开展警务合作。

  在马来西亚,我工作组向当地警方提供了犯罪团伙的大量线索和证据,经过研判分析和实地踩点,警方逐步落实了犯罪团伙藏匿的窝点,为集中收网行动奠定了基础。

  犯罪团伙一共5个微信卖淫平台,在马来西亚吉隆坡、槟城等地分布有多个窝点,并且这些窝点会经常变换地址。槟城距吉隆坡400多公里。侦查人员发现,团伙的一号人物李某从国内也来到马来西亚。

  深圳市公安局治安巡警支队行动处民警宋杰:他是协调两件事,第一个呢是协调整个犯罪集团搬迁,第二是要过年了,很多员工都吵着要回来,他过去稳定这些犯罪分子的心。

  随着侦查工作的深入,马来西亚9个窝点的人员架构也逐渐清晰起来,每个窝点有数人到几十人不等。

  在国内,犯罪团伙的多个窝点相继也被锁定。专案组认为,收网的条件已经具备。12月12号下午三点,李某从窝点乘车外出时,被马来西亚警方截获。李某的落网打响了收网行动第一枪。在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馆的协调和马来西亚警方大力支持下,公安部指挥湖南、广东与马来西亚同步展开收网。

  当天的行动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71人,其中在马来西亚抓获65人,团伙二号人物刘某也在湖南落网。

  今年1月6号,在马来西亚抓获的65名犯罪嫌疑人被我公安机关包机押解回国,经对以李某为首的犯罪团伙涉案资金账号梳理民警发现,他们获利巨大。那么,作为该团伙一号人物的李某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今年32岁的李某是湖南人,生活的艰辛让他从小滋生了长大后要出人头地的想法。李某中专毕业后走上了社会,开始时,他开了一家家教公司,后来,他又想开一家科技公司。

  犯罪嫌疑人李某:因为做科技公司需要很多资金吗 在流转过程中我选择了走条捷径,就步入了歧途,结果就走到了这条道路上。刚开始只有几个女孩子,资源也不多,后面做了一年以后就积累起来。就成了现在这种模式。

  为了挣钱,李某干起了介绍女孩进行卖淫嫖娼的勾当,哄骗、拉拢女孩到东莞、香港等地卖淫,从中获利。

  2015年,李某与他父亲的干儿子刘某合伙,用之前组织卖淫的非法所得,投资近400万元成立长沙明日今晨科技公司,以此为掩护,搭建起多个微信招嫖平台。随着国内公安机关打击查处力度逐步增强,为了逃避警方抓捕,李某便把这些平台团伙成员转移至国外。

  犯罪嫌疑人李某:怕不安全嘛,所以就去马来西亚了。马来西亚的人呢就是负责做钟房,我们俗称做钟房,女孩子她来上班就找钟房,介绍客人(嫖客)也找钟房,所以说钟房就是一个中介。

  李某在每个微信招嫖平台都占有主要股份,获利丰厚。据查证,仅2017年,李某就在长沙等地购买6栋高档住宅和别墅。

  集中收网行动将这个庞大的跨国网络组织妇女卖淫团伙彻底摧毁,经过对犯罪嫌疑人的审查,犯罪团伙的运营模式也逐渐清晰起来,他们依托互联网,通过“线上组织、线下实施”、“国外指挥、国内实施”的方式逃避公安机关的打击,大肆组织妇女卖淫犯罪活动。

  犯罪团伙进行招嫖时,马来西亚各窝点的“钟房”首先通过微信平台直接招募、或者与所谓的经纪人合作获取卖淫女资源,然后将有卖淫女个人信息的看图号推送给国内的“业务”——通常是一些的士司机、保安。“业务通过微信朋友圈、论坛发帖和发放招嫖卡片等方式获取嫖客资源,并将卖淫女性的看图号提供给嫖客选择。

  深圳市公安局预审监管支队中队长卢伟:嫖客如果是选中的这些卖淫女的话,然后才能够将这个信息反馈给这个钟房,然后钟房的就会将这个卖淫女的即时信息,在哪里开房或是具体的位置,反馈给这个卖淫平台。

  在微信招嫖过程中还有一个角色,就是所谓的经纪人。经纪人在卖淫女性和嫖客平台之间,起到互通勾连的作用。

  除了上述这些主要招嫖人员外,团伙成员还包括财务、行政管理等人员。为了逃避打击,团伙还有专门的取款员,用不正当手段获取的银行卡将嫖资取出后再存入他们的账户,对非法收入进行物理隔离。

  深圳市公安局罗湖分局刑警大队民警宋再程:雇用马来籍的年轻人,带他们到长沙旅游5到7天,让外国人用他们的护照在各大银行开设银行账号,然后再用银行账号开设支付宝,微信等等转账。

  这起案件告破后公安部治安局负责人表示,该案是近年来公安部指挥侦破的一起线上线下勾连实施、技术团队专业运营、跨国组织卖淫犯罪的突出案例,是一次中外警务合作的优秀范本,为深化打击同类案件积累了宝贵经验。中国警方对涉黄违法犯罪活动特别是团伙犯罪要保持高压严打态势,坚持露头就打、除恶务尽。

  公安部治安管理局副局长张佐良:针对这类犯罪的规律和特点,不断创新技战法,持续深化加大打击力度,坚决斩断跨国境跨区域犯罪团伙的人员链、资金链、技术链和利益链。

  涉黄违法犯罪的组织者、经营者、获利者和幕后“保护伞”组成的黑色链条隐藏砸网络中,如何有效精准打击?这需要互联网行业的各方力量共同努力,其中用技术手段反制网络违法犯罪,被证明是一个好办法。

责任编辑:jenkin
var jiathis_config = {data_track_clickback:'true'};